Ast:)

Just some random stories

【万笛】特拉卡斯坎往事

1900s/中世纪AU
Summary:建筑师伊万与王子卢卡的相互救赎
故事情节与真实球员无关
bgmLa fille du miroir-Cécile Corbel(请一定要试着听一下这一首,非常美的法语歌)
——————————————————————

I. 那是个没有人知道的故事


伊万在他25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卢卡。

二十世纪初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经济迅速地发展着,所有人都还在为新世纪的到来欢呼雀跃充满希望,可也有一部分人被困在现实的折磨与自我质疑中痛苦地挣扎。那年伊万还是风华正茂的青年,正经历着人类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和睦而时常包容理解他的家庭,事业上的年少成名,甚至是来自女性的青睐与同伴的羡慕之情,这对即使是在上流社会生长起来的伊万也理应是他渴望的所有,还有什么可以要求的呢?

可生活总是事与愿违,即使是这样的青年也还是会陷入迷惑中,也还是会在迷雾中停滞不前。 也许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低谷与徘徊,但是这对那时年轻气盛的伊万来说,便是击垮他生活的全部需要了——年轻的建筑师从众星捧月之中掉入了自己所建造的凡尘之中。

他钟情于哥特复兴式建筑,也热爱着洛可可风格的设计,但现代主义的崛起随着新世纪的到来让他喘不过气。他无法强迫自己去认可逐渐兴起的功能主义,也无法向自己的设计中加入那些急促的水平线,纵使他清楚反历史主义的风潮已然掩盖了巴洛克的光芒②。

于是他选择逃避。深知自己在一生所爱的行业上已然不能再设计到达他灵魂深处的作品,他便选择把自己隐藏在谁也找不到的深处,带着小少爷的一点充满稚气的固执。伊万曾在往后很久的时光里想起最初的决定,他想他是该感谢青年时期莫名的固执。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家庭在他突兀地在餐桌上宣布那看似幼稚的决定时并没有激烈地反对: 他的母亲忧心忡忡地看向自己的儿子,而他的父亲只是沉默地抽着烟斗,将自己笼罩在烟雾之中。

那时战争还没有打响,伊万也还看不清那名为命运的道路究竟会将他带到何方。

也许是上天的指引,又或是那名为巧合的注定,他看中了瓦拉日丁郊外的那做特拉卡斯坎城堡①。那是一座隐居在山坡上丛林环绕的城堡,大约是自18世纪后期以来过百年的时间都一直被荒废着,无人问津。而之所以伊万能在25岁的年纪买下那座实际称得上诺大的特拉卡斯坎城堡,也绝不仅仅是因为家庭的支持与他的才华所带给他的财富——大部分原因实际来源于那城堡本身。与伊万进行交易的上一任主人似乎是经济上有紧急地需要,又或许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但他看上去仿佛对那座庄严耸立着的城堡避之不及,才使得伊万能以出乎意料低廉的价格买下它。

而在搬进去的前期他才听说,事实上那座城堡曾传出关于鬼魂的传言。在几个不同的版本中, 最接近原版的便是关于曾经战死沙场的王子的那一个。据说在中世纪时期③,这个国家某一任昏庸的国王因偏爱次子而将长子送上战场。而纵使那并不是一场称得上残酷的战役——事实上它以这个国家的胜利而告终——但从小瘦弱的王子却再也没能重返故乡。不知是否是上天的惩罚,昏庸的国王在战争后便不久于人世,被偏爱眷顾的次子成功登上了王座。王子的鬼魂因为冤屈与怨恨自那以后便徘徊在这曾经的冬宫里,诅咒着每一任觊觎着城堡的主人。

伊万不知道这传说的真实性,毕竟那已经是数百年前的故事,太过久远的恩怨早已没有书目记载去证实。可联想到上一任主人不同寻常的行为,他其实还是隐隐地担忧着。他清楚地记得城堡大厅里墙壁上与历代皇室成员挂在一起的画像,那是个有着金棕色长发的王子。即使已被浸泡在历史的长河里,那画像脸上柔和的神情与眼神里的坚定仿佛也从不曾改变过。

倘若传说是真的,伊万有些意外地想着,虽然他并不真的期望见到传说中的王子,那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鬼魂。

就这么忐忑着,伊万还是搬进了自己为了设计灵感所购买的新家。刚开始的两天风平浪静,以至于他几乎都忘记了曾听到过的传言,而墙壁上王子的画像也只不过是一张普通的油画。他站在城堡的大门前,秋天的花园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佣人,没有园丁,没有管家,只有他一个人在这称得上是诺大的城堡里独自徘徊。有时他觉得自己才是这城堡里的鬼魂,几个世纪以来都孤身一人游荡着。

这种近乎压抑的平静持续到了第三天的午后。

繁复的搬家工程已经随着前一天最后一辆马车的离开而告一段落,但伊万还是要自己一次一次地把大量的书籍搬进藏书室。即使他已经在这城堡住了两天,而购买以前也曾大体的参观过一次,但他确实没有过多注意过所有的房间,毕竟这建筑对于他来说确实大得惊人,他也没有时间在忙于整理时再支出多余的精力给每一个细节。而那意外就发生在他搬着一摞厚封皮书穿过城堡狭长的走廊时。

那时已经是带着凉意的秋日,伊万已经穿上了深蓝色的高领毛衣,他甚至在室外抱起书时把下巴往领子里缩了缩。那寒意本在他踏入走廊时已经削去大半,却又在某一个瞬间侵袭了他的全身——是琴声,温柔又连贯的琴声。他的双手开始止不住地颤抖着,一个不小心便把抱在怀里的一大摞书散落在地毯上。不知是地毯降低了重物落地的声响,抑或是弹琴的人过于专注,琴声没有一刻迟疑或暂停,依旧如同流水一般,流淌在那13世纪便伫立于此的城堡里。

鬼魂竟会在午后出现吗——? 伊万只觉得他的大脑在轰鸣着,叫嚣着,罢工着不让他思考。人类生来就有的恐惧与对未知生灵的敬畏占领了他的身体,将他困在原地动弹不得,连深呼吸都显得过于鲁莽。

可青年人特有的好奇心还是在下一秒夺回了主动权。他甚至顾不得捡起散落了一地连纸页都被折起翻开的书籍,转身就小心翼翼地寻着那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穿过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房间,经过那些富丽堂皇的走廊,他的脚步最终停在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房间门口: 房门半掩着,而那琴声也确确实实是从里面传来的,微弱而不真实。

是他在里面吗

伊万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希望只是某个淘气的孩子悄声溜了进来,但耳边传来的旋律不停地敲打着他的神经——这里没有别人了。此时他该做些什么呢,他25年的人生里第一次站在自己家里手足无措。他不知道门后的人究竟是谁,是人还是鬼魂,是什么样的形象与姿态,可他莫名觉得能够演奏出这样乐曲的人(或者说是鬼魂)本该是性情温柔纯良的人,让他没有理由地安下心来。

于是他轻轻地用手肘缓慢地推开了那扇木门,一点,再一点,他看到了——

坐在钢琴前有着金棕色长发的青年。

那青年处在于他相仿的年纪,除了身上穿着的那不属于这时代的服饰以外,他看上去和一个普通的青年别无二致。意外的是这鬼魂并不是令人生畏的半透明状,也没有诡异地漂浮在空中,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钢琴前,手指灵巧地演奏着古老的乐曲。伊万知道那些传说都是真的了,心中却没有任何恐惧,他甚至称得上温柔地定睛看向金发的王子,如同在门后偷看心上人的少年。

那金发的青年如同不知疲倦一般地演奏着,是一些伊万从没有听过的乐曲,那些如同他的穿着一般不符合这个时代的旋律,透露着的都是温柔的悲凉。

伊万不由自主地又将门推开了一点点,就一点点,让门缝中的视线能够看到王子柔软的发尾。午后慵懒的阳光从他身后的窗户照射进来,打在他的身上,使得他周身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整个人都被光线所笼罩着。

可是伊万没想到的是这时那古老木门快要生锈的门轴突然发出了吱呀的一声

时间仿佛静止在了那一刻。琴声断了,弹琴的王子抬头惊讶而畏惧地看着门后偷看的男人,而后者只是直立在那里,好像这时任何的动作都是多余的,好像他只要活动一下那眼前的人就会消失。在后来的很多年,伊万都不曾忘记过初次见到卢卡时的画面,他的金发在阳光下是如此耀眼,而他的脸藏在阴影里,隐隐地露出孩子一般惊讶又害羞的表情。那停顿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意外的是伊万并没有感到恐惧的窒息,他只是看着那男孩在阴影里也闪烁着的双眼。微风从那男孩身后的半开的窗户缝中悄悄地溜进来,带起他的一缕碎发,而那飞舞着的碎发在阳光中近乎是半透明的状态,让伊万的心脏漏了一拍。那也是人类的本能,对美好事物莫名的向往。

最后是卢卡打破了沉默: “对…对不起!我看见你出去了没有忍住才弹了琴,” 那双灵巧的手在空气中胡乱地左右摆动着,而那双手的主人已经涨红了脸,“我不是有意想要吓唬你的。”

伊万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哪有刚见面就不停地道歉的鬼魂呢?他清了清嗓子,也许是因为最初的惊吓而后又太久没有发出声音的喉咙有些干涸,然后他满意地看到对面的男孩怔了一下,目光里有些心虚的胆怯,像是做错了事被抓住的孩子一般。

“我是伊万 拉基蒂奇” 他将手放在头顶上10厘米左右的位置上,假装把帽子摘下来用手掌压在胸前,行了一个并不真实的脱帽礼,“王子殿下。”

对面的那双深邃的大眼睛像是瞬间被点亮了,连那白皙的脸上也扯出一个微笑: “卢卡 莫德里奇。” 然后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装作骄傲地抬起了下巴,孩子气地补充道,“还有,我可不是鬼魂。”

TBC

——————————————————————

①Trakošćan Castle (Hrvatski: Dvorac Trakošćan)

中文译名有特拉卡斯坎与特拉科什恰恩两种,这里只是取了前一个(简单的)译名。这座城堡是真实存在于克罗地亚北部的,而在18世纪末期也确实曾被荒废,但早在19世纪中期就恢复了,文中20世纪初还处于荒废中只是为了迎合时代背景,并不是准确的历史。而这座城堡现实中并非无人问津而是十分著名,下面会放上官方网站的链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http://www.trakoscan.hr/

②关于建筑风格的描写全部来源于资料,如果有错误很抱歉。

③很可惜的是关于克罗地亚中世纪时期,或是特拉卡斯坎中世纪时期的资料少之又少。根据目前查到的资料,这座城堡在大约1300-1400间事实上频繁的易主,而并不是作为某一个国家的冬宫所存在,历史上它更像是被私人所有。

评论(16)
热度(62)

© Ast:) | Powered by LOFTER